吴军点评腾讯没有to B基因怎么了

时间:2019-08-15 来源:www.thebusinessemailmarketingguide.com

   11:35

  来源:虎嗅APP

吴军点评腾讯没有to B基因怎么了

  71e67d5f37474943ae0174326e02952d.jpeg

  《浪潮之颠》的作者吴军这次被架上了“舆论之颠”。

  皆因吴军说腾讯没有to 有约》时点评腾讯时说:“腾讯从来没有过To B的基因。前些天还跟一些朋友讲,就说他们(腾讯)做云计算的就一直堵在人家企业门口,甚至主动给人家企业先打个一百万进去,说你把数据迁移到我这里。发现他整个企业做这种服务是完全跟不上的,没有这个基因,你不用想,就像恐龙想去冰河时代生活。腾讯是一个对社会真是没有危害的公司,但是你说要带给大家多少惊喜,微信之后的我也真说不出来。”

  吴老师在腾讯全面to B的当口说人家没有to B基因,这还了得,可谓“杀人诛心”。所以有媒体替腾讯打抱不平,有人扒出吴军有时常对媒体公开批评前东家的“前科”。

  吴军2002年加入谷歌,研究院资深研究员,8年之后的2010年,吴军辞职加入腾讯,担任负责搜索业务(搜搜)的副总裁。两年后,吴军离开腾讯重回谷歌,又呆了两年后离职创业。

  吴军在2012年重回谷歌后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腾讯做不起来搜索是因为非搜索公司进入搜索领域时存在基因缺失,“很难想象灵机一动就能成功”。他又在2016年的时候评论腾讯“一直试图通过砸钱和用户基数大的优势进入新的领域,摆脱收入过分依赖游戏的问题,它在历史上做了很多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这跟它缺乏对技术和产品进行长期投入的耐心有关”。

有约》上不仅点评了腾讯,还点评了他呆了10年的另一个前东家,谷歌。他说谷歌是一家平庸的公司,因为有个平庸的CEO:“今天的谷歌,这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公司。虽然它搞出了一些很亮眼的技术,但对人的帮助来讲,它远不像过去那么大。过去有它和没它世界是不一样的。就是说它最后一个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安卓。在这安卓以后,说它又贡献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也想不出来对人有关……谷歌之所以说有时候发展不行,跟这个CEO(桑达尔皮查伊)平庸也有很大的关系。”

  微信公众号“乱翻书”拥有者潘乱昨日在《吴军又点评腾讯了,刘炽平是怎么评价他的?》一文中对腾讯当时没把搜搜做起来给了一个腾讯版的答案,跟吴军配合的技术负责人说:“腾讯做搜搜可能资源决心和技术人才储备没问题,但是战略和负责人有问题。谷歌出来的人比较清高,更多是从技术而非场景出发,吴军等人对产品也不够重视。吴军虽然顶着总经理的名头,但是一年压根来不了公司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旅游,写书(浪潮之巅写作于吴军腾讯任职期间),不干事,他在腾讯的角色其实是个顾问。老大心不在焉这仗还怎么打。”

  上述文章又引用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在2013年10月10日的腾讯内部讲话说的:“对比搜搜和搜狗,进行反思,为什么搜搜在过去那么多年没有做成?搜狗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之下市场份额还是我们的2.5 倍,什么原因?第一个,领军人物非常非常关键,有没有专注的领军人物,把所有的时间、精力砸在上面,干部能不能团结一致?大家知道我们这块的干部一波又一波,没有办法形成有人有难,大家拼死相争的状态……”(详见虎嗅2013年10月14日发表的《腾讯刘炽平:1000亿美金下的成绩与危机感》)

  以上基本上是因为吴军点评腾讯没有to B基因引起的新一轮争执。有人批评吴军“喜欢批评前东家”,有人批评他“好为人师”,有人批评他“狂妄自大”。

  可是,谁说离职高管就不能点评/批评前东家了呢?数不清的离职高管在各种大会上、采访中一味(昧着良心)歌颂前东家怎么就没人批评了呢?我们总说媒体有监督社会、政府或企业的权利,那前高管也有监督、评论甚至批评前公司的权利。

  我们讨论的焦点应该集中在吴军点评得对与不对上,而不是点评这件事本身。如果只是就事论事说吴军不该批评前东家,未免肤浅了一些。

  正如腾讯一位要求匿名的员工所言:“关键要看观点思路对不对、批评得对不对,基因论本身就有问题,自己做得狗屎一样,留下一堆烂摊子跑了,不找自己的原因,最后一个‘没有做搜索的基因’,为自己开罪。现在又出来说没有做to B的基因,(腾讯)开始做游戏的时候也进展得不怎么样,怎么不说没有做游戏的基因?”

  说来也巧,去年2月的最后一天,我在东三环的一家酒店采访了吴军,吴军那会儿要宣传他的新书《见识》,当时聊了很多话题,包括去年初疯狂的区块链、云计算、投资等等,当然也包括关于对当下国内几家互联网公司的一些看法。

  吴军其实对公司基因论一直比较着迷,他在其成名作《浪潮之颠》里就专门讨论过公司基因的问题,那天当虎嗅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吴军说:“(公司基因)当然重要,非常重要。”

  他把公司基因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工程技术基因,代表公司有谷歌、百度、微软;第二类是产品基因,代表公司有苹果、腾讯、Facebook;第三类是销售导向基因,典型的是阿里巴巴。

  “公司没有说哪种基因好或者不好,但是你一定要有一个基因,你不能说我这三方面都做得很好,那说明做得都不好。”吴军对虎嗅解释说,不是说你有了这个基因就没有那个基因了,而是看你更偏向于哪一种,“比如说,腾讯未必是技术上做得最好,但是它在产品的感受上花了很大功夫。你也要看这公司里哪些人说话算数,是工程师说话算数还是产品经理。”

还没给腾讯造成巨大的威胁,也还没有人批评腾讯没有梦想,中美贸易摩擦还没开始。

  至于他当初为什么离开腾讯“留下一个烂摊子跑了”,是不是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旅游、写书、不干事”,虎嗅在采访的时候问过他离开腾讯的原因,他的解释是想多花时间陪孩子,因为他家在美国,“当时我孩子要准备申请大学了,这是一个很花精力的事。家(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孩子也是很重要的。说实在的,我也缺吃不缺喝,回头如果到了50多岁,发现没怎么陪孩子,到时候后悔。”

  出生于北京的吴军说话自带京腔,声音脆亮,语气平缓温和,说话的时候爱咧着嘴笑,整体上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还是有很强的分寸感的。

  至于他点评“腾讯没有to B基因”对不对,用一句被用烂的话说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从吴军的话语体系里来理解,他说的大概意思是:因为腾讯的产品基因太强大了,导致它的to B基因被压制或没那么大。

  退一步讲,如果腾讯把这种“批评”当作一种(哪怕腾讯不认可)的“诤言”,也是好的。

  如果一定要批评吴军,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个角度:吴军出书的频率比母猪生崽的频率还高。2011年的《浪潮之巅》,2012年的《数学之美》,2014年的《文明之光》,2015年的《大学之路》《硅谷之谜》,2016年的《智能时代》,2017年的《见识》,2018年的《具体生活》《态度》……

  吴军保持着一年一本甚至一年两本的出书速度,这成色到底怎么样,不妨打个问号。

  复制口令 【 HsHwA6DX ,查看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吴军

  腾讯

  基因

  B基因

  刘炽平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